你的浏览器已禁用javascript,请启用javascript,否则网页将非正常运行!

性教育女讲师的酸甜苦辣:课上五年级女孩一脸鄙夷

发布时间:2018-11-23

来源:钱江晚报

关键词:性教育,女讲师,五年级女孩,陶剑丽

陶剑丽的幻灯片里跳出一张卡通的男性生理图。前排的几个男孩看到后,轰然大笑:“哈哈,小鸡鸡!”

  男孩们的笑声还没停止,幻灯片里又放出一张女性生理图。

  正在嬉笑的一个小男孩慌忙拿起课桌上的一张纸,挡住双眼:“太不好意思了,我不敢看!”

  这是性教育讲师陶剑丽正在上的性教育讲堂,这节课的主题是:认识我们的身体。

  最近有两件新闻让陶剑丽觉得她的课很有必要:一件是高铁上一位父亲对自己五六岁的女儿做出过于亲密的动作。网友认为其有猥亵之嫌。二是杭州一位父亲在读高三的儿子的宿舍里发现了一盒开封的安全套,感觉“五雷轰顶”。

  在陶剑丽看来,这两件事折射出来的都是和家庭性教育有关的问题。

  性教育课,招募学生很难

  今年6月份,国内第一批性教育工作者约70多人拿到国家颁发的证书,来自杭州的陶剑丽是其中一位。

  这个“性教育讲师”是经过全国专业人才储备工作委员会(现已更名为专业人才职业技能考评中心)、全国商务人员职业技能考评委员会联合考核备案的,可以说,陶剑丽等人是持证讲性。

  一节课招到10多位孩子,就算是人气很旺,她会很满意。

  陶剑丽的同行、同样来自杭州的性教育讲师李双双,遭遇过很多次课都无法进行下去的情况:“学校、家长认为我们说的太直白,接受不了。”

  35岁的李双双的本职工作是浙江省青春医院的护士,性教育讲师分为初级、中级、高级,第一批拿到证书的高级讲师全国共13人,李双双是其中一位。

  自小被奶奶带大的李双双,一直到读医科大学,她都以为男孩子和女孩子,身体碰一下或者拉拉手都会怀孕。

  “我是温州瓯北的。我们那里不是很封闭,但从来没有人给你讲过这些知识。爸妈闭口不谈,中学时的生理卫生课都是自学,老师也不讲。”

  李双双工作的地方经常会有艾滋病患者。和那些年轻女孩聊天时,她发现她们对性的无知,和当年的自己一样。

  7年前,女儿出生,小姑娘四五岁时,开始问“十万个为什么”:为什么爸爸和妈妈不一样,我是从哪里来的……

  “我想找到一种方法,对女儿和像她一样的孩子做好性教育。”这是李双双踏入这个领域的初衷。

  去年至今,李双双的性教育课堂免费开讲了30多次,她的感觉是:给孩子们讲性,难度挺大,因为要先过家长、学校这一关。“我很想把我理念讲给孩子听,但没有机会,因为很难招募到学生。”

  孩子太小,别说那么直白

  李双双对两次夭折的课印象深刻。

  一次是她一个朋友请她给自己读小学一年级的女儿所在的班级上一次课。

  李双双的那节课的主题是教孩子们认识自己的身体。

  “这么小的孩子还是张白纸,我想告诉他们身体器官的科学名称,而不是小鸡鸡之类的。”

  在和老师沟通课程内容时,老师觉得孩子们还太小,这样讲太直白,不合适。李双双力图解释,但并没有得到认可。

  “这点上,我也不愿妥协,因为我觉得这是原则。如果连正确的名称都不能提,那就说明还是没有去掉性的羞耻感,这个课的意义就不存在了。”

  这节课最终没有进行。

  男生女生,还是分开讲吧

  还有一次是李双双受邀到一所中学,给初中生讲青春期的知识,内容涉及到月经和遗精。

  “对于初中生来说,这些应该算是很普通的生理知识了。”

  李双双没想到依然遇到了问题。一位家长提出,要求男女生分开上课。“我建议不要分开,了解异性的身体,就会更加理解对方。”

  李双双讲了今年寒假她参加青春期性教育冬令营时的一件事。课堂上,学生要自己查阅青春期的生理知识并讲解,一位高中男生发言说:“原来那几天女性的情绪会发生变化,怪不得我妈每个月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原来她不是故意对我发脾气,不能怪她。”

  男孩的妈妈当时就坐在讲台下,“听完儿子的话,她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李双双认为,这就是性别理解。

  但那位家长仍坚持分开上,李双双的课又黄了。

  “没办法,其实性教育最好是通过学校来进行,但在学校里,只要有一个家长反对,就做不下去。”

  讲到性,五年级的小女孩一脸鄙夷

  和李双双比,同样拿到性教育高级讲师资格证的赵红梅要幸运些。今年4月到7月,她通过一家公益组织,在北京一所民工子弟小学,给一群三到六年级的孩子上了三个月的性教育课。

  “课程结束时,我觉得孩子们最大的改变就是脱敏了。”赵红梅记得一开始上课,讲到一些器官名称,包括生理期男生女生身体的变化时,课堂下会有喧哗和嬉笑声,还有孩子嚷嚷:好丢人。“后来,他们都能很自然地说这些。”

  赵红梅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女孩,发育比同学早。她一直很自卑,还常被同学嘲笑。

  “上完课后,她有种恍然大悟的表情,还对同学说,这是她在成长,不应该难为情。”

  上个月,赵红梅从北京来到海宁发展。

  “其实,性教育开始得越早越好。孩子小的时候,对性是没有羞耻感的,你把正确的理念告诉他,他就自然地接受。”李双双在女儿四五岁时,就开始让她认识自己的身体,“我坦然地讲,她也自然接受。”

  陶剑丽算是李双双的“学妹”,刚刚拿到性教育讲师的中级证书,在下沙街道滟澜社区工作的她组织社区的孩子上了四五期性教育课。

  “有次我拿出卡通人体挂图时,一个五年级的小女孩露出鄙夷的神态,还捂住眼睛,反而是年纪小的孩子更坦然。”陶剑丽和几个高二男生谈性教育时,他们头都不敢抬。

  孩子掌握的性词汇,让家长目瞪口呆

  李双双在上课中,遭遇到的来自家长的最多的一个问题是:我的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你给他讲这些,太早了。

  但李双双从身边了解到的是,五年级的孩子已经在看小电影。

  同样是在青春期性教育夏令营,赵红梅发现,十二三岁的孩子说起性,坐在下面的家长听得目瞪口呆。

  “这一代的孩子获取信息太方便了,你不告诉他,他会自己去搜,与其这样,为什么不主动给他们科普?”

  李双双和赵红梅所持的性教育理念是:把相关的知识告诉孩子。

  这也是“性教育讲师”这个培训的发起者、北京林业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性与性别研究所的所长方刚所倡导的。

  “每一个人的身体都是自己的,不是父母也不是学校的。你会问,孩子有没有这个能力?我们教育的过程就是增加他这个能力。你越禁锢,他越反叛。”

  “有些家长在知道孩子被性侵或者性骚扰后,会问孩子,你为什么不反抗?其实就是因为平时教育不够,在那一刻孩子整个人就是懵的,没有意识也没有力量去反抗。”赵红梅说。

  虽然私下很多家长会来请教,但是明面上的授课依然困难重重。

  赵红梅在海宁的居住地附近有很多教育培训机构。她初到此地时,跑了很多家,免费推销自己的课程。但对方一听是有关性教育的,都说不需要。“我打算以后主要做线上培训。”

  而身在杭州的李双双和学校的合作也屡屡碰壁。

  相比之下,陶剑丽则要好些,她所在的下沙街道社会事务科非常支持她的工作,给她提供授课场地。同时依托社区,她能更容易招募到学员。

  不过,在她们看来,这还远远不够。

  性教育,不只是为了防性侵

“你的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你的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赵红梅站在讲台上问,教室里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

  一个男生大声说:“我们家只有我爸爸出去工作,妈妈不挣钱,只在家带妹妹。”

  “你妈妈也在工作呀,做家务也是一份工作,只不过妈妈是在家里,爸爸是在外面。”赵红梅看着小男孩,慢慢地说。

  赵红梅的身份是性教育讲师,这是她在一所小学里的性教育课堂,每周一次,她上了一个学期。“性教育不仅仅是性生理知识、防性侵这方面的教育,虽然家长们最关心的只有这些。它还包括性别平等、性别意识、身体权等,这些都是应该让孩子从小就知道的。”

  父母对她的要求,就是嫁个好老公

  从初级到高级,39岁的赵红梅花费了20多天,并经过长时间的咨询培训,学完性教育赋权增能的全部课程。目前,对她来说,拿到这个证书更多的意义,不是她用所学培训了多少孩子,而是改变了她自身的很多理念和意识。

  赵红梅出生于湖北一个农村家庭,从小,父母对她的教育方式就简单粗暴,甚至诉诸武力。

  “我妈妈一直给我灌输的概念就是,我是她身上掉下的肉,她想怎么打我都可以。”成年后,父母对她的要求,就是嫁个好老公,“我也一直觉得,对女孩子来说,所谓的幸福就是嫁个好老公,做贤妻良母。”

  结婚之后,赵红梅陪着老公一起创业,在自家公司里打理日常事务,照顾孩子。

  “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些事,但又觉得,作为女的,就应该做好老公的帮手。”

  直到去年,赵红梅在机缘巧合下报名参加了性教育讲师培训。在课堂上,她听到身体权的说法时,“一下子被震撼到了,原来我的身体是我自己的,我能够对它做主。原来很多女性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而且做得很出色。”

  赵红梅决定从老公的公司里走出来,全心做性教育普及推广。

  “其实我8年前就说要自己出来做事,那个时候我在自学考取心理咨询师,但我老公坚决不同意,用各种理由说服我留下。什么自己家里这么忙,还要出去做事;什么我要不在,公司就要乱套之类的,当时他一说我就动摇了。”这次,赵红梅跟老公说,自己不想再帮他打理公司了,“原本想着说通他会很难,可能要大吵一架,没想到,看我这么坚决,他反而支持我。”

  赵红梅觉得自己的经历很有代表性,“性别教育的缺失或者错位,对一个人的成长会带来极大的影响。”

  她觉得这样的缺失不应该在现在的孩子身上重演。

  7岁的女儿对爸爸说:你性别歧视

  上个周六,浙江省青春医院护士、性教育高级讲师李双双给7位七八岁的孩子上了一堂性别平等的课。

  “女生可以开挖掘机吗?”

  “面包师都是男生吗?”

  “是不是男生的脚都比女生大?”

  她通过游戏告诉大家,男生女生,除了生理结构上有差别,没有其他区别,更不存在一种职业,只有男生或者只有女生才能做。

  她说,无论什么性别,都应该被尊重。

  实际上,长久以来,李双双一直用一种潜移默化的形式,教育7岁的女儿学会用性别视角看问题。

  有一次,他们一家开车出门,前面一辆车开得不太守规矩,李双双的老公就懊恼地说了一句:肯定是女司机。

  女儿立刻说:“爸爸,你这是性别歧视,你应该说这个司机开得不好。”

  “其实主要是想传达一种观念,就是要接受和自己不一样的东西。不仅是性别,其他和我们不一样的,也要学会接纳、尊重,而不是歧视。”李双双说。

  就如当女儿问出“我是从那里来”时,她会详细讲解怀孕的过程,她想告诉女儿,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是最幸运的,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不能随便伤害自己的身体。

  “用直白的话说明生命的形成,最终其实是想让孩子对生命有敬畏之心。如果你认真听,其实会觉得这个过程挺让人感动的。”

  防性侵不应该是全部

  李双双反对给性别贴上标签,比如女孩子就应该温柔,男孩子就应该勇敢。

  “今年的开学第一课里,一些男嘉宾被批评娘娘腔。其实,我个人觉得,女孩子可以很汉子,男孩子也不是说不能娘娘腔,一定要阳刚,我们应该倡导的是,让孩子认识到自己,他喜欢什么样子就做什么样子,而不是强迫他做什么。”

  李双双曾接触过一个读高中的女孩,对方说自己想变性。

  “其实,她不是真想变性,只是家里人用女孩子的一套标准来要求她,她做不到,就想,如果变成男生就好了。”

  不过,无论是赵红梅,还是李双双,都感觉到,上此类课时,家长们最关心的还是教授生理知识,以及如何防性侵,尤其是后者,是不少家长迫切需求的。

  “特别是女孩子的家长会比较着急,而有些男孩子的家长会觉得,自家是男孩不会遇到这种事,或者,男孩在这种事上不会吃亏。”

  陶剑丽是下沙街道滟澜社区的社工,她有时觉得很矛盾:一方面全社会对性侵高度紧张,另一方面,真正讲到性知识和性教育,一些家长又讳莫如深。

  对李双双们来说,防性侵只是性教育中的一部分,要教给孩子们的还有很多,比如不同性别之间的相处,接纳和自己不同的人,如何爱与被爱,接受和拒绝等。

  “这些都需要时间,但是现在孩子和家长们最缺的,就是时间。”

  性教育,还任重道远

  目前为止,找李双双咨询的家长中,80%都是因为孩子自慰而前来求助的,赵红梅的情况也差不多。

  这些孩子的年龄跨度从五六岁到十多岁。

  “知道孩子自慰,家长基本都很焦虑,担心是不是性早熟?需不需要进行干预?”

  李双双认为这是过分焦虑,“任何人都有性冲动,孩子也一样。这种情况,作为家长没必要太惊慌,只要告诉孩子,不要伤害自己的身体,更别让他因此产生羞耻感。”

  不对性产生羞耻,不污名化性,正是性教育讲师们力图传达的一个理念。

  “为什么在一些涉及性侵犯的案件中,女性作为受害者会被说三道四,甚至自己都觉得羞愧,就是因为对性长久以来的污名化。换个思路,如果你的胳膊被人打坏了,你不会觉得难为情,但被侵犯了,就会有羞耻感。”赵红梅说。

而在“性教育讲师”发起者、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方刚看来,这恰恰表明我们的社会缺少性别教育和性别平等的意识,充斥的是对女性的污名以及对性别的刻板印象,这些恰恰是需要反思的,“性教育,任重道远。”

欢迎关注川越培训学校二维码。

 

川越培训学校微信二维码

 

川越培训学校高中家长内部资料分享QQ群